当前位置: 主页 > 相册 >

相册

漏水的防水涂料(图)

发布时间:2021-10-29

  常言道建筑是百年大计,建筑工程除了要求牢固之外,就是要防水、防潮,可是防水材料的质量好坏往往被人忽视,因此使用劣质的防水材料导致房屋渗漏事件时有发生,而且渗漏的范围之广、危害之大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有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房屋的平均渗漏率为65%,地下建筑的渗漏率更是超过了80%。中国建筑学会防水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叶琳标表示,渗漏这方面工程质量司法鉴定的投诉要占到总的工程质量的投诉总案件的25%左右。

  记者日前选择了华北地区房屋渗漏率最高的秦皇岛市,并且进行了调查。焦振生是河北秦皇岛市渤海明珠小区的一名业主,2009年,也就是他入住小区后的第二年,就因为房屋渗漏和小区的2000多户居民一起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焦振生告诉记者:“房屋去年开始漏雨,漏雨的人家共900多户。”焦振生边说边向记者展示房屋漏雨后长毛的照片,接着他又拿出一摞厚厚的档案袋,里面装满了小区居民拍摄的房屋渗漏后的照片。他告诉记者受常年渗漏的影响,整个小区近一半居民的家中,墙面、屋顶和地面都有不同程度的掉皮、长毛和开裂。为此,前不久小区的500多户居民集体起诉了小区开发商。

  随后记者走访了秦皇岛的另外五个小区,发现也都存在房屋渗漏的情况。某小区业主告诉记者,“房子长毛了,还得我们自己抢修,有的人家还说那个墙体有漏有裂缝。”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的统计显示,秦皇岛房屋的渗漏率超过了80%,是华北地区最高的。而目前全国房屋的平均渗漏率为65%,地下建筑的渗漏率更是超过了80%。中国建筑学会防水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叶琳标表示,渗漏这方面工程质量司法鉴定的投诉要占到总的工程质量的投诉总案件的25%左右,每年是这样一个情况,占量是比较大的。他告诉记者,目前在中国,建筑渗漏已成为除建筑结构之外影响建筑质量的第二大问题,被称为“建筑癌症”。叶琳标说。

  记者通过采访得知,直接造成“建筑癌症”的因素就是劣质的防水材料,那么这些劣质的材料是如何进入建筑工地的?建材市场的销售情况怎么样?记者选取了国内监管最为严格的上海市场进行调查。在上海市宝山区南大路,分布着十多家大大小小的防水材料经销店,其中一家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是某某品牌的经销商。但当记者表示对其所售品牌不满意,问及能否搞到一些知名品牌时,销售人员一口就答应了。记者问销售人员,“东风雨虹的有吗?”销售人员回答,“东风雨虹的你要,我们可以帮你买。”不过据了解,像东风雨虹这样的品牌厂商采用的是企业直销的模式,一般是不通过这些小经销商销售的。而这些小店销售的会是正规产品吗?经销商的一番特别叮嘱更是让记者觉得其中大有问题。在记者的追问下,经销商告诉记者,他们所销售的所谓品牌防水材料其实大部分都是假冒伪劣的不合格产品,远远达不到国家对防水材料的强制性标准。而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公开的行业秘密。“这些都是不合格的,你要合格的,价格肯定高。”销售员告诉记者。“这个105元(非国标),那个280元(国标的),你说相差多少?”就在记者调查的过程中,正好有一位客户前来购买防水材料,记者上前攀谈得知,这人是一家小区的物业人员,购买这些不合格的防水材料是用来维修房屋渗漏的。

  建材市场的销售乱像确实让人震惊,出售不合格的产品似乎早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那么这些不合格的劣质的防水材料究竟是从哪里生产的?为什么没有得到有力的监管?在调查过程中,一些经销商告诉记者,江浙沪地区销售的不合格防水卷材主要来自江苏省吴江市的西东镇和浙江省湖州市的双岭镇,于是记者找到了吴江市西东镇的一家防水卷材生产企业,记者到达时这家企业大门紧锁,门上没有任何厂名标牌,但大门外却堆积着加工沥青用的圆桶,而且依稀能够看出这些圆桶是刚刚用过的。记者佯装顾客,希望能够进入到工厂里面,却始终无人开门。据业内人士介绍,这样的厂子一般都是晚上生产,然后白天都关门,他们怕被监管部门查,因为这些厂子都没有生产许可证。

  随后记者又来到浙江省湖州市双岭镇,在这条通往湖州市区的大道上,记者找到了三家防水卷材生产企业。除了一家无厂名的企业大门紧锁外,其他两家开着门,在一家企业门口,记者清晰看到“李氏木业”四个字,但进入厂区发现,连一根木头都没有。而厂区两侧则横七竖八堆放着二百多袋废旧沥青,厂房里堆放的防水卷材上贴的商标显示为“李氏”牌,“十平方米好像90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在厂房的另外一侧就是加工设备,几个烧炉正在加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炉子里加热的就是废旧沥青,在经过高温后,出炉压膜就成了防水卷材。记者看到,整个车间污水横流,垃圾随处乱放,厚厚的粉尘充满了整个厂房。而在另外一家同样没有厂名的加工厂里记者看到,虽然没在生产,但有专人负责接待,见有顾客上门,工作人员主动把老板的电话号码给了记者,记者打通了老板的电话,在回答工厂有无营业许可证之类的问题时,这位老板坦率地回答“没有”。

  据这位老板介绍,像他们这种无证生产的企业,所用原料一般都是废旧沥青,价格一吨才400多元,而正规的沥青则要5000多元,相差了十多倍。尽管他们的产品销售价格只有一平方米8到9元,远低于正规产品20多元的价格,但企业利润却比正规厂家要高八倍左右。

  在天津市北辰区的南麻旦村,6月10日,记者第一次来到天津新辰湖建材有限公司时,企业门外的一条小河首先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只见河水的颜色已经变成了金黄色,而且恶臭阵阵,而在河渠的一侧可以清楚地看到这家企业的排污口。走进企业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里污浊的生产环境,固体沥青随意地堆放在一角,而液体沥青则放置在一个露天的池子里,周边的地上洒满了黑色的沥青。走进车间,看到加工设备上积满了厚厚的粉尘。记者注意到,在车间里堆放的防水卷材上,除了贴有新辰湖牌商标,还有其他企业的商标:如世纪虹雨。记者问该厂负责人,“你们能生产名牌的防水卷材吗?”该负责人表示可以。

  6月28日,记者再次来到这家企业时,厂房里已经看不到贴有其他品牌的产品了,所有的防水卷材全部贴的都是新辰湖自己的商标。当记者问,“能不能贴牌?”该负责人回答,“我贴了,我的生产许可证就拜拜了。一平方米八九元钱,不值得贴。”短短半个月,发生了什么变化呢?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十几天前,监管部门的工作人员来他们厂里检查了,发现假冒产品,就查封了他们的企业,所以不敢生产假冒名牌的产品了。

  随后记者还找到河北涿州的一家建材加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这里可以生产任何品牌的产品。“东方雨虹的和真的一模一样,咱们对东方雨虹的都了解,登高踏青 小腿肚子酸疼咋办?!那儿没有非标(国家标准)的料,你差不多就行了,咱们拿非标往上顶那肯定是不行。”记者问,“你既然是拿非标往上顶,肯定得有差别吧?”这位负责人承认是有差别,还叮嘱记者度数别差了,否则后期的时候肯定有人找上来,建议记者给监理弄好了,就怎么都行,不至于被查。他还向记者透露,生产假冒名牌产品,他们的利润更大,因为这些产品的价格一般最少在15元左右,而他们自己品牌的产品价格才8元左右。

  要什么牌子就可以生产什么牌子,为了赚取高额的利润,宁愿假冒,也不愿意打造自己的品牌,如此混乱的涂料市场,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利益关系?

  记者从中国建筑防水协会了解到,截至目前,中国登记在册的拥有生产许可证的防水材料生产企业1400多家,而没有许可证的企业却有500多家,是有证企业数量的25%还多。2012年中国建筑防水行业的销售收入只有2000多亿元,而无证企业的销售收入却达到600亿元,占到整个行业收入的30%还多。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理事长朱冬青向记者解释,这样的产品之所以在建筑市场拥有巨大的需求量,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建筑工程实行的是最低价中标制度。

  朱冬清称,不仅仅是对我们防水材料最低价中标,可能它对所有的材料都实行最低价中标,这个已经变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在建筑工程里面很多的情况下也都是用最低价中标这样一个方式。朱冬青告诉记者,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官网中显示,在过去三年新建的铁路项目中,八成的防水材料中标企业都是小企业,中标价格更是惊人,只有十几块钱一平方米,这对于正规企业来说,是远远低于最低成本价20元的。

  上海某防水材料企业负责人说,一个小作坊式的工厂,投入的也很少,30万、50万就能弄一条生产线。在上海宝山区南大路建材市场,一位防水材料经销商告诉记者,虽然他们销售的大部分产品都是没有达到国家标准的防水卷材,但销量却特别好,是达标产品的八九倍。之所以价格低廉、质量堪忧的防水卷材能够在多数建筑工地大开绿灯,是因为目前国内建筑工程不够严格的监管方法。

  超低的门槛,缺失的监管,高额的利润,层层转包的建设方式,这些都给劣质防水材料的销售提供了温床,短短几年内,国内的小型防水材料厂急速增长。

  记者在这些企业调查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本是政府职责的打假,却成了企业发展的头等大事。

  在辽宁一家防水材料加工企业,记者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企业负责人正和员工商量如何实施下一步的打假行动。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企业专门成立了打假办,刚刚在全国范围内印发了“举报假货有奖”的小卡片。对发现他们企业品牌假冒产品的举报人,给予每人每平方米5元的奖励。负责人说,他们一共发出去将近两万张了,接到的举报信息有一百多条,经过核实以后,奖金已经发出去100多万。这位负责人说,在过去两年中,他们企业每年用于打击假冒自己品牌的开支达到几百万元。但这对比因为遭遇假冒产品,给企业带来的两千万损失,已经是个小数字了。

  多家防水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假冒防水材料的生产窝点在全国分布很广,从南到北,由东至西,涵盖了国内各大区域,都可以构成一个造假地图了。在上海某企业采访时,记者了解到,这家企业自己生产的产品销量只有假冒产品的两成,这样的局面至少有五六年时间了,如今企业面临倒闭的危险境地。上海某防水材料加工企业负责人说,“我们国内的企业一定得团结起来打假,如果不赶紧治理市场,三五年内一旦有外国企业进驻中国市场,那我们中国企业就全军覆没了。” 据央视

  目前全国房屋的平均渗漏率为65%,地下建筑的渗漏率更是超过了80%。渗漏这方面工程质量司法鉴定的投诉要占到总的工程质量的投诉总案件的25%左右。

  无证生产的企业,所用原料一般都是废旧沥青,价格一吨才400多元,而正规的沥青则要5000多元,相差了十多倍。尽管无证产品销售价格只有一平方米8到9元,远低于正规产品20多元的价格,但企业利润却比正规厂家要高八倍左右。www.xgb1.com.cn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